文章目录

  我很怕老师。

  那年,我初二,13岁,英语课代表,英语老师是班主任。那时候活泼好动爱表现,上课时候老是会插嘴,他对我颇有微词。一天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站好”,我闻到他一身酒气,赶紧乖乖站好。啪的一声突然给了我一巴掌,很突然且力道很大,我只觉得半边脸火辣辣的,耳朵也嗡嗡响。“知道为什么打你吗?”,我还没从第一巴掌中反应过来只好说道“不知道”,啪又是一巴掌,当然,换了半边脸。“有人说看见你交试卷的时候乱翻我抽屉,你翻了吗?”“我没有”,啪又是一巴掌,“我真没有!”,啪又是一巴掌,我不敢再说了,之后他blabla一堆,我刚准备庆幸不打我了,他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上课为什么老是插嘴?”,这次我学乖了,没吱声,啪又是一巴掌,怎么不回答还打我啊。我向他办公桌对面的另一个女老师看了看,希望能寻求帮助,她是我初一的英语启蒙老师,会喜欢上英语也是因为她,温柔善良而且漂亮,她当时也挺喜欢我的,让我当了英语课代表,兴许是我们学校体罚蔚然成风,她熟视无睹,我人生头一回体会到了什么是绝望与无助,直到最后她也没说一句话,似乎这事与她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我心里觉得很委屈,于是不争气的哭了,他一见我哭了更来气,打的也更狠,打的我连哭都不敢只能一抽抽的哽咽。他断断续续边训斥边抽了一会儿,也许是有些累了,想来个收尾,猛地给了我一耳光,比前面的都要重,我没站稳晃了几下,我本身鼻子就容易出血,鼻血呼的就出来了,也不敢用手擦,血流过嘴巴下巴,一滴滴的滴到白色大理石地板上。他一看都这样了,赶紧说滚吧。我一听如释重负,赶紧飞的逃了出去,到WC洗了半天,怎么也止不住,刚好赶上下课,我们班有几个也来方便,我把头压得低低的,看都不敢看他们,顺道也让出了水池。没办法,一直止不住,怕自己就这么挂了,于是去医务室找医生,校医一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流的这么厉害?”,“不小心摔的”,他看了看我的脸,没再说什么。最后足足用了三大包药棉才止住。

  从那以后,对所有的老师,不论多么和蔼可亲,总是会忌惮三分,有意会拉开距离。也莫名的,对喝醉酒的男人多了几分恐惧。同时下定决心,这辈子绝不会做老师。

  以后若有机会回母校看看,且他还在致远任教的话,我一定会请他出来吃顿饭,然后告诉他,以后再不能这么对待一个孩子。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