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我小时候没正儿八经念过幼儿园,我妈以前是小学老师,教一年级,想着早上学早好,在我三岁左右便把我提溜到幼儿园。结果好家伙,我又哭又闹到处逃窜,她还没到她的班级我都先到了,跑了几次幼儿园的老师不乐意了,逮我逮的腻歪了,让我妈自己带。于是乎,我便开始了小学生涯。

  传说中老师家的小孩,各种横着走,没到下课就揪着小伙伴架着到处逛,这些都是听我妈和我讲的。将近二十年前的记忆,只有些印象深刻的保留了下来。

  短短六年的小学时光随着我妈跌宕起伏的教师生涯不断迁移,足足换了三所学校,不可不谓之丰富。

  第一所小学里老家不远,学校领导是我妈七大姑八大姨那种亲戚。亲戚嘛,照顾照顾,所以我们就直接住学校里头,教书同时也给学校老师做做饭,赚两份工资贴补家用。当时由于年纪太小,我念了两个一年级,我妈为了照顾我,连着教了两年一年级。据她讲我经常在她上课的途中大摇大摆的和另外一个老师家小孩勾搭出去玩,她也懒得管。

  学校门口有一个池塘,平时打扫卫生的脏东西全部往里头倒,我那时一直担心池塘会被埋了。最好玩的是,学校里居然还有块麦地,学校没事就组织高年级的同学到门口的池塘打水浇麦子。当年教师的收入很微薄,学校也搞点副业贴补,麦地里收的麦子最终也是给老师们吃的。有次天气比较干旱,小刘老师又组织六年级的同学用桶和各种盆盆罐罐浇水,小刘老师是毕业班的班主任,同时还在学校里开了个小卖部,他家离学校很远,所以也住在学校,住在他开的小卖部里面。有次他打扫小卖部,扫出了一些坏了的小玩具,见我在一旁看,从垃圾堆里捡了个坏掉的吹哨(那种一吹一伸,很多小丑表演里会吹的那种哨子),拍拍灰送给了我,我欢天喜地的接下了,到处吹,因为是坏的,得两只手才能操作,可玩的还是很开心。

  额,扯远了,说到六年级浇麦子,本来池塘里就没多少水,这下好,水直接给打光了。小刘老师一看池塘底,哇,好多泥鳅,快快快,都下去抓泥鳅去。一群孩子兴高采烈的跑下去,一会儿便抓了桶泥鳅。小刘老师拎给我妈说今天加餐,红烧泥鳅。我妈愣是不敢剁泥鳅头,小刘老师看不下去,抄起厨刀杀向泥鳅,我到现在还能记得小刘老师龇牙咧嘴剁泥鳅的场景,人民教师啊,太有冲击力了。结果那天我们吃的、喝的都是泥鳅,那叫一个香啊。

  幼儿班逮我的梁老师当时负责六一汇演,我第二个一年级时我妈想让我锻炼锻炼,梁老师正好是她好朋友,当年想把我塞到她的班级也是这个缘故,于是找她把我塞到她的舞蹈队里,不然以我这挫样子完全没有入选的机会。和小妹妹一起排练跳舞很是开心,不过和我配合的小妹妹很是嫌弃我,有个舞蹈动作是一对小朋友互相拍手,她死活不乐意,说我手上掉皮(季节性毛病,长大了才好点),这么小就被嫌弃,想想也是有够惨的。那时候没心没肺傻乐呵,不拍就不拍,能上台表演就行。等到去镇子上表演的那天,我妈特地给我了五块钱,绝对没错,五块钱,当时可是超级多哦。被打扮的跟鬼似的,稀里糊涂表演玩了,于是乎拿着五元巨款出去买吃的,结果还没花完,剩下的很老实的交了回去,真够傻的……

  当我准备升二年级时,我妈那校长亲戚被调到了另外一所学校,她一合计决定也跟着跑,有甜头嘛。我的第二所学校离家也不远,二年级的陈老师布置的作业每次都很多,做不完第二天就要挨揍。我那时年纪小,写字又难看又慢,写不完想到第二天会被揍,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我妈看我可怜帮我抄题目我自己算答案,我在第二所小学只读了短短的一学期,她又要跳槽了。

  我的第三所小学离外婆家很近,外婆外公都在这所学校里教书。我妈听我爸鼓动,书也不教了,和我爸一起跑去大城市赚大钱,所谓的赚大钱其实就是去大学城卖盗版光盘,我妈被城管追过好几次,都被追出心理阴影了,为了能给我更好的生活,我爸妈吃了多少苦啊。我在第三所小学里还是保有“老师家小孩”这一称号,在这所学校我也顺利的呆到了小学毕业。

  我在那里度过了没有老妈陪伴的二年级下半学期,外公外婆负责照顾我,我姐也和我一起,她老是欺负我,当时看情深深雨蒙蒙时,每到看到好看的部分就死活不让我看,把我关门外头,我去找外婆告状,然后她就会被揍一顿。对了,当时外公、外婆、姐姐和我都住在学校里,额,我也不知为啥我们家都住学校里。

  有次我想要个硬壳笔记本,看到一本里面记了点鬼画符,也不知是啥,于是便撕掉写字部分,美滋滋的抱着本子。结果我把小姨记笔记的本子给撕了,她当时应该是在上高中。外婆问我撕掉的扔哪去了,我不肯透露“罪证”,结果被揍的鬼哭狼嚎。

  外婆给我妈打电话,说我老是哭,受点委屈就哭着找妈妈,跟个小女孩一样。我妈心疼我,二年级升三年级的暑假便回家带我和我姐到城里过暑假,并打算秋后回家带我。当我妈大热天回到学校找我时,我正在学校的办公室后面的一条小排水沟打坝摸鱼,我妈喊我小名,我抬头“嘛”了一声(没打错,就是“嘛”),然后就没理她,把她给气的哟,也更加坚定了回家带我的决心,免得儿子都不认她了。

  外婆有次替外公代课,给我们布置作业,“倒扒皮,把书从头到尾抄一遍”,我们一听,“啊?!”。

  转眼外婆都离开我们那么多年了,很是想念。

  我妈回家后给一个私人幼儿园教书,她也是很逗,开始教的是初中,后面教的是小学,再后来教的是幼儿园,不过想想好像都是为了我,从中学到小学再到幼儿园。我妈在那个幼儿园打了一年工把各方面都摸熟后第二年果断辞职,老东家没法子,乡里乡亲只认我妈,他只能把桌椅板凳滑滑梯这些家伙是全部卖给了我妈,从此老妈走上了自主创业的道路。

  创业的规模越来越大,一开始是租别人的屋子,后面为了省钱搬到了外婆家前屋,再后来盘下了一个倒闭的学校,顺带把霸占着学校当办公室的大队部赶跑了。我妈首创到老乡家里唠嗑统计忽悠各家把小孩子送到我们家的幼儿园就读,由于前期口碑好,很多家长都把小朋友送过来,到最后我就读的那所公立小学的幼儿园完全招不到人,逼得他们老师也学着下去跑。再后来,本地幼儿园老师假期走家串户拉小孩入学蔚然成风。

  在第三所小学,我顺利度过了接下来的几年小学时光,小升初考试前县中和私立A中来我们学校宣传,最后我选择了报考A中,完全是因为被他们说的伙食好所吸引,中学的生活那便是后话了。

  回程车上闲着无聊,和爸妈一边唠嗑一边哈哈哈的写,居然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列车快到站了,就这样吧。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没人疼没人爱,可这么一回想,我也是在众多的关爱关心中一点点成长起来,瞬间便觉得很满足,很开心。

  回忆,很多时候因为有了爱而变得如此温暖人心。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