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一直觉得鸭子是一种很好玩的生物,呆头呆脑,蠢萌蠢萌,而且味道不错。

  小时候我妈为了贴补家用,买了一群小鸡小鸭,鸭子一天天长大,放鸭子的重任便交给我了。我也很乐意抖搂着树棍加彩带制作而成工具赶鸭群,特意赶着不走直线,忽左忽右,跟个指战员似的。

  赶到河边后,鸭子欢快的下河洗澡游泳扎猛子。找食很有趣,要么鸭嘴在河边的淤泥里砸吧砸吧,要么往河里头一压,只留个鸭屁股在水面之上,水下的嘴巴东叉叉西叉叉,找到个小田螺小鱼小虾之类的一口吞下,得意的嘎嘎叫。

  娟姨说过她们家一冬天没下河的鸭子春天时死活不愿意下水,只在河边晃悠,她觉得纳闷,抱着一只扔到水里,直接沉底了,赶紧救上来。也没说为什么会这样,我估摸着可能和鸭子羽毛上的油脂有关,没有疏水的油脂保护,浮力减少,于是乎便无法浮在水面上。

  有次放鸭子很不巧的遇到了村里出了名的二傻子,长得五大三粗就是脑子有点不好。看到我赶着鸭子可能觉得好玩,冲我大呼小叫,抢我指挥棍,把鸭群吓得四处流窜,我赶紧去追,哪能追得上,又气又急,心想完了,这四面八方的都跑没了。无奈只好回家找我妈,两人顺着河道找了大半天才寻回所有的鸭子。

  当年我曾打算收集鸭绒毛给自己做件羽绒服,无奈绒毛收集速度太慢,加上毛上沾着的鸭屎很难清理,只得作罢。那批鸭子后来长得油光光,看着就让人流口水,我盘算着哪天能吃鸭肉,长得这么肥肯定很好吃。最后全被我妈逮去到市集上卖了,一口也没吃上,很可惜。

  去省城过暑假,我爸为我们接风洗尘,买回来几样冷菜,一看,这盒是咸水鸭,这盒是桂花鸭,哈,还有一盒板鸭,俨然群英荟萃鸭子开会。由此对鸭子有了更深一层了解,除了咸水鸭太咸,别的,好吃。多年后在在北京吃到了正宗的北京烤鸭,以及经常和大学舍友去吃的食堂二楼的鸭腿饭,这些都是美味的记忆。小鸭子这么萌,你们怎么可以吃它……哇,真香。

  研究生期间回家,嘿,怎么家人又开始养鸭子,原来胡博新申报了个项目,主要研究稻田地养鸭子与绿浮肥藻的生态共养关系。夏老师没事也会帮着喂喂鸭子,这次鸭子们的居住条件大为改善,有了二居室的独立鸭舍,鸭舍顶部还有绿植,此外自带豪华游泳池(稻田),每晚定时享受高级淋浴服务(夏老师喂食前喜欢用水龙头冲洗鸭群),吃的都上台阶,原生态无公害的稻谷。我问为什么要给鸭子吃大米,多浪费啊,胡博回答,由于没有计算好比例,鸭子放多了,稻田地里的虫子、杂草不够鸭子吃的,手头没有别的粮食,只好用去年实验田收的水稻来喂,为了科学嘛。额……这理由好。

  每天只喂一顿,外加鸭群数量实在太庞大,那么小的两块试验田放了几十只鸭子,于是每当夏老师趿拉着拖鞋抱着大米往鸭舍走时,鸭子们跟狗似的,老远便认出,嘎嘎嘎的叫唤,都是给饿的。往鸭食盆倒好米塞进鸭舍,哗,鸭子全围了上来。前排嗦嗦嗦的吃,后排吃不着干着急,有的直接跳到前排的背上,还有的掉盆里,嘿,前后左右全都是好吃的,直接蹲盆里不出来,这边吃一口,那边吃一口。除了吃饭的盆外还有个喝水的盆,本意是稻田里的水可能不干净所以备点干净的水给它们喝,可总有几只倒霉鸭子拿这盆水洗澡,别的鸭子只能喝脏水。

  试验田的稻子收掉后,鸭子们也该出笼了,夏老师看鸭子那么瘦很伤心,太可怜了,这么点就要被吃掉。胡博到菜市找了个杀鸭子的把几十只鸭子全处理完,到处送人,原生态无公害有机鸭,这名头,相当高大上。最后只留了几只自家吃,红烧,瘦是瘦了点,没啥肉,不过很香,比超市里买的肥腻腻的要好吃的多。

  来到邕城后,柠檬鸭必须得尝一尝,柠檬完美的调和了鸭子的油腻,同时增添了一份水果的清香。在柠檬酸的作用下,鸭肉变得紧实而富有嚼劲。单位旁边恰好有家柠檬鸭餐馆,偶尔我们也会去打打牙祭,量足价格实惠味道好。

  鸭子哪都好,尤其是好吃。


如果觉得文章很有趣或对你带来了帮助,欢迎请我喝杯咖啡哦~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