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

  周末傍晚吃完饭在院后的试验田间溜达时,甘蔗地里看到了一条狗,离远看像是在啃甘蔗,很是纳闷,狗怎么会啃甘蔗。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被拴在地边的铁柱上,不老实绕来绕去,结果把自己和几捆甘蔗死死地缠在一起动弹不得,难受的只好咬甘蔗。我看着哭笑不得,慢慢走上前去,帮它整理整理,拔几根甘蔗,能走动后小家伙很是开心,冲我摇了摇尾巴。伸手想摸一摸,冲我龇牙咧嘴的,只得作罢。

  小时候住在乡下,家里开了个幼儿园,有个很大的院子,据说有一亩半那么大。那时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住在那里,为了防止有小偷或者其他什么坏人,养了只黄土狗。睡觉时房梁上老是淅淅索索的有动静,估摸着有老鼠,于是找人要了只猫,这下猫狗齐全,巧的是,两个都是母的。狗是小母狗那是因为我研究过,猫是母猫,倒不是我逮着看过,那狸花猫比猴都精,极其高冷,摸都摸不着,主要是几年间下了一堆猫子猫孙,是母猫没跑。

  很喜欢黄土狗,我给它起了个洋气的名字,阿黄。它也很喜欢我,看到我便使劲摇尾巴,靠近的话会在地上来回翻,把肚皮露出来,后来看书看到说动物把自己最软弱的肚皮暴露给你的,表明它对你的绝对信任和忠诚。除了翻肚皮,还喜欢抱我腿,撒尿,我一度怀疑它是不是有什么毛病。阿黄刚来我们家时,没有住处,把它栓在了门栏下,它不老实,折腾的很,把门栏立柱磨掉了一层灰。于是我用剩下的砖头瓦片木棍挡板给它在院子的一隅搭了个狗窝,里面铺了点麦草,搬新居时,狗子进去试了试,很满意。

  狸花猫大小姐可就潇洒的多,家里哪舒服睡哪里,旧纸箱、稻草堆、我被窝、衣柜顶上。冬天天冷,居然喜欢往灶台底下钻,害的我妈做饭前都得看看锅底有没有猫,不然做个饭成谋杀案。狸花有个毛病,喜欢找犄角旮旯地方拉屎,有次我在从栅子里往外装粮食,一伸手,这软乎乎黏黏的啥玩意,妈耶,居然是猫屎,把我给气的哟,抄起笤帚就要打在洗脸的狗屎猫,被我追的鸡飞狗跳。猫小姐毛病多多,不过抓老鼠确实是能手,抓着老鼠它也不吃,只用来玩,玩死后叼给我们看,邀功。有次我们正在吃饭呢,它屁颠屁颠的叼个大老鼠过来,往我们脚下一摆,把我给恶心半天。长大点后,发育成熟,开始到处勾搭靓猫,大半夜不睡觉给那儿鬼号,乡下只有给牛羊看病的兽医,给猫狗看病的找不着,更别提绝育,于是乎,猫小姐成了猫妈妈,开始一窝一窝的下小猫。狸花猫基本上以一年2-3只的速度生小猫,刚开始我还觉得好玩,哈哈,生了那么多小老鼠,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头,怎么家里面猫越来越多。那些猫子猫孙长大后,老猫开始赶它们,根本赶不走,死活赖着,和老猫吵架打架,经常得我们出面调停。

  虽然猫狗吃的都不咋地(主要我们自己也没啥好吃的),但猫吃的比阿黄好的多,每天按点三顿饭,我们吃啥它都能吃点剩的,偶尔还能吃点鱼或是鱼汤泡饭啥的。阿黄可就惨的很,每天只有两顿饭,基本顿顿稀饭,我妈还往里面加刷锅水。觉着可怜,我自己吃零食或者吃别的什么好吃的总会分它点,可它好像永远都吃不饱似得,给什么玩意都是呼噜呼噜几口吞掉,嚼都不嚼。最神奇的是,它会吃苹果和西瓜,指的是苹果核和西瓜皮,夏天我吃完西瓜会把西瓜皮丢给它,它能啃的干干净净,想想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事情,都是给饿的。哎,我那时候要是有能力多给它点吃的该多好啊。有次我们出远门,怕阿黄给饿死,给它的狗食盆里加了满满一盘的稀饭,半路想起有东西落在家里,折返回家拿,到家后发现这货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肚子圆滚滚,瞧见一整盆全被它吃完,给撑得走不动只能躺地上哼。原来狗吃东西是不知道饱和饿的,给多少吃多少,我担心的问“会不会给撑死了啊”,“没事,狗命硬的很,死不了”我妈拍胸脯保证。几天后,还没进家门便听到了熟悉的叫声,又活蹦乱跳精神满满,果真没死。

  看着阿黄,有时候我想阿黄的狗生有什么可期待的呢?吃不饱,喝稀饭也只能喝到兑水的,就这一天也只有两顿,睡觉地方是个小破屋,冬天漏风夏天漏雨,整天被栓着也没个对象。出于让它能过的稍微舒服点,除了分东西给它吃外,隔三差五会跑去给它挠挠痒,也会偷偷摸摸的解开链子带着它在家里的大院子里溜达。有次正溜达呢,它突然抬头冲门外看了看,只觉得狗链一紧,拉都拉不住,脱了手。阿黄如脱缰野狗一般,飞也似的跑出大门外,我赶忙上去追,根本追不上,早跑的没影了。完蛋,狗子肯定嫌弃我们家待它不好,跑了,中午家里人都在午睡,也不敢去喊,只好坐在门口等。等了约莫三四十分钟,阿黄居然又回来了,嘿嘿嘿,赶紧摸摸狗头捋捋狗毛。

  过年的时候应该是狗子最高兴的日子了,新年嘛,终于能吃饱,而且能吃到好东西。老家有个习俗很有趣,过年要给家里的狗吃饺子和汤圆,如果它先吃饺子,那明年小麦会丰收,如果先吃汤圆,那来年水稻会有好收成。印象中,阿黄每年都是先吃饺子后吃汤圆,可能因为汤圆会黏在狗牙上,难受。

  后来我们举家迁移,跨越了大半个国家,家中各样家具都只能挑些打紧的带着,那个年代,又是乡村,阿猫阿狗便成了被抛弃的对象。妈妈把家里破旧的微波炉、电视机和电驴全部忽悠卖给了她的同事,对于这些小动物她似乎也自有安排,她把大黄牵到了亲戚家,托他们照养。我甚至都没看到阿黄离开家是什么样子,星期天回到家,它已经不在了。对于猫咪们我妈不管不顾,也没有找个人送养,我担心的问,“那些小猫会不会被饿死啊?”,“不会的,猫是饿不死的,饿了它们会自己离家找吃的,不会饿死的,不会的。”我妈如是说。当我们打点好行李,准备锁门的时候,我瞄了一眼,它们还在无忧无虑自得其乐的打闹玩耍。

  你问大黄后来怎么样了?它被收养后很快便被那个亲戚卖掉,应该已经被人吃掉了吧。那些猫咪呢?有一年回老家探亲,我偷偷摸摸跑回当初的家,发现早已破败不堪,房屋都塌了不少,更别提它们,是否还活着我都不知道。

  再后来,我们搬进了城市,住进了从来没有想到能够住上的宽敞明亮的屋子。就这短短的10年间我们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再也不用担心衣食住行饱暖起居。可是我有几次问他们,可不可以养一只猫或狗,他们异常坚决的不同意,嫌弃它们脏、吵、掉毛、寄生虫。可是,为什么当年我们穷困潦倒时视它们为朋友、帮手,而如今却如此鄙夷。其实我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实际打算要付诸行动再养阿猫阿狗,以前我没有足够的力量,不得已只能看着它们被抛弃留在原地自生自灭,这让我很难过。我不确定现在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能够完整的陪伴宠物走过一生,只要这种不确定还存在,就不会去行动。

  如果我能穿越回去的话,我会带上一大堆吃的,给狗子和猫咪,也给过去的我自己带一点。

  好想它们啊。


如果觉得文章很有趣或对你带来了帮助,欢迎请我喝杯咖啡哦~

文章目录